您好 欢迎来到中国特色乡镇网!

乡镇管理|

当前位置 :>首页 -> 乡镇管理 -> 乡镇农业->正文

河湖长制:新疆河湖管理制度的根本性变革

时间:2019-09-02 18:51:45    来源:新疆兴农网    作者:佚名     【

  

  新疆拥有832亿立方米的水资源总量。如何保护和利用水资源至关重要,8月26日召开的自治区全面推行河湖长制情况新闻发布会用大量的事实,展示了新疆河湖及周边生态系统的可喜变化。全面推行的河湖长制,促成了新疆河湖管理制度的根本性变革。

  河湖管理有了根本性抓手

  自古至今,治水都是一项浩大的系统性工作。

  “以前河道管理太难了。”阿克苏地区水利局局长莫合塔尔·依明说,“一条河牵扯到的管理部门很多,但都是各管各的,没有一个负总责,造成的结果就是管理权分散、措施乏力。”

  但新疆并非没有作为,早在2011年,新疆就为加强河流管理的统一性做出了积极尝试。那一年,在塔里木河流域水利委员会的推动下,塔里木河四大源流管理机构整建制移交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饱受“九龙治水”之苦的塔管局,实现了水资源的统一调度和管理。

  自那时起,整个塔河流域水资源统一管理、调配力度明显加大,为全面实施流域水资源合理配置、高效利用打下了坚实基础。“按照‘统一调度,总量控制,分级管理,分级负责’的原则,我们有效控制了用水总量。”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副局长吾买尔江·吾布力说。

  与此同时,国家层面也在谋划推进河湖有效管理的顶层制度设计,河湖长制由此横空出世。新疆以极快速度推动了这一制度在基层落地。

  上下同欲者胜!2018年上半年,新疆全面建立了河长制、湖长制,自治区3355条河流、121个湖泊,全部分级分段明确了河湖长、河湖段长,健全了河长制组织体系、制度体系和工作机制,为全面推行河湖长制奠定了坚实基础。

  “‘九龙治水’的问题在于缺乏协调。”自治区河湖管理处处长刘洪祥说,“河湖长制正是抓住了这一关键点,全区通过建立起由各级党委统一领导的河湖长制工作体系,通过主体责任和属地管理责任的落实,将众多涉河湖部门职能统一起来,各彰其权,各明其责。简言之,‘九龙’有了‘龙王’。”

  全面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

  对新疆而言,几乎没什么资源比水更重要。落实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成为验证新疆全面推行河湖长制效果的重要标尺。

  自治区水利厅副厅长级干部张剑阐述了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的基本要求,通过加强水资源开发利用控制红线管理,严格实行用水总量控制;通过加强用水效率控制红线管理,全面推进节水型社会建设;通过加强水功能区限制纳污红线管理,严格控制入河湖排污总量。

  如今的柴窝堡湖波光粼粼,水鸟蹁跹,与几年前有着天壤之别。彼时的柴窝堡湖,由于对湖区及周边地下水和湖水的无度索取,湖面一度于2014年萎缩至0.24平方公里。推行河湖长制以来,乌鲁木齐市通过限采地下水、恢复湖泊水面、补充区域地下水等措施,着力实施柴窝堡湖湿地生态治理。

  数据最为直观,如今湖区及周边区域地下水开采量由最高峰值的8000万立方米降到1600万立方米;关停24眼农用机井、休耕2.07万亩;利用乌鲁木齐河上游洪水向湖区补水,加强湖泊湿地周边环境污染整治。柴窝堡湖水域面积已恢复到目前的15.2平方公里,湖泊生态功能逐渐恢复。

  柴窝堡湖以西数百公里,艾比湖告别了人类活动造成的喧嚣,湖区内的卤虫捕捞活动被彻底禁止,渔业养殖违法违规建筑设施全部拆除,终止种植行为,开展生态修复。同时,湖区周边建成8个乡镇垃圾填埋场、6个乡镇污水处理厂并投入运行。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完成畜禽养殖的禁养区、限养区、适养区划定工作并向社会公布,关停或搬迁了禁养区内的57个规模化养殖场,艾比湖重要补给河流之一的博尔塔拉河由此洁净。

  在宏观层面,自治区下发了《新疆用水总量控制目标分解方案》《新疆用水总量控制方案》,将用水总量分解到了各地州市及兵团,明确了各地节水和退地减水任务。“2018年,阿克苏地区实际退减灌溉面积14.98万亩,完成当年目标任务的107%。”莫合塔尔·依明说。

  节水型社会建设正在全疆各地开展。在呼图壁县,水权交易平台让农民认识到节水不仅是爱惜自然的行为,还能为自己带来不错的收益。“目前,呼图壁县实现了灌区与灌区、户与户、村与村之间的水权交易,进一步提升了水的利用效率。”呼图壁县水管总站站长赵远军说。

  生态环境退化趋势得到遏制

  “相比过去的河湖管理,河湖长制的一个重要变化在于具体到了每一段河,每一个湖。”刘洪祥说,“如今,我们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更加清楚具体地掌握了全区河流湖泊的情况。”

  新疆不仅全面开展了河湖调查复核,完善了河湖名录、河湖长名录,做到了底数清、情况明,更编制了各级河流湖泊的“一河一策”“一湖一策”方案,对河湖进行了全面“体检”,深入查找问题,提出整治措施。同时自治区河湖长制信息化管理平台上线运行,实现了信息共享、任务分发、督查督办等功能。更强力推进了河湖水域岸线管理利用保护规划和河湖管理保护范围划界确权工作。

  如今,我区生态环境退化趋势得到有效遏制,天山南北河流、湖泊的状态发生了直观、醒目的变化。

  盛产和田玉的玉龙喀什河、喀拉喀什河,两岸人们再也不用为轰鸣的挖掘机和散乱的堆料而烦恼。和田地区对河道两岸1公里范围内砂石料场及周围破坏区域开展治理整顿和地质环境恢复,改变了以往河道周边脏、乱、差现象,河流生态系统逐渐恢复,河道两岸逐步形成了绿地。

  在伊犁,当地实施生态防洪工程,综合治理城市水系,建成了伊宁市伊犁河风景区、特克斯县太极岛风景区、伊宁县吉尔格朗河景观带等,成为众多游客的“打卡”之地。

  荒野之上,近3年,我区连续向孔雀河中下游生态输水,累计输水10亿立方米,结束了孔雀河下游断流15年的历史。胡杨林重新焕发生机,戈壁沙漠上生出新的湿地和湖泊。

  原有湖泊也焕发了勃勃生机。乌伦古湖颁布“最严格的禁渔令”,有效改善了水环境、减少了水污染。赛里木湖生态保护措施得到有效落实,湖泊周边草原全面恢复,草场植被覆盖率近100%,湖畔游客络绎不绝。

  “可以说,自治区全面推行河湖长制工作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张剑说,“从2019年起,新疆组织开展河湖三年整治行动,我们要着力管理好河湖的‘水’,保护好盛水的‘盆’,让新疆绿水长流。”

  

中国特产博览网
扫描二维码
了解更多